美国媒体近日披露,德国基民盟国会议员霍普特曼(Mark Hauptmann)被指控借故收取阿塞拜疆等地贿款,为其在自己的地方报上刊登广告,目前正接受调查。没想到这个受贿案,竟意外曝出台湾外宣内幕——台湾花了80多万元(新台币)在该议员所出版的小报上登广告。

其实,霍普特曼案曝出的只是民进党当局“外宣”手段的冰山一角。

民进党善于将“外宣”转换成“内宣”,大肆吹嘘,欺骗岛内民众,为自己执政加分,为选举拉票。

由于看到民进党当局有“外宣”需求,愿意花钱造神,于是国际上一些反华政客、学术机构、媒体和学者在民进党重金收买下,替台湾发声,与民进党当局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民进党当局在“外宣”上的套路也林林总总。

套路一:

收买多国反华议员

借反华“议员发声”是民进党“外宣”主要载体和抓手。其特点之一,是台湾“外事部门”,在所驻国国会物色某个或一些有一定影响力的反华议员,然后通过中间人(公关公司、研究机构、个人或者在地台商)与这些议员接上头。通过他们在国会里替台湾“发声”,或推动涉台法案;然后这些议员通过国会,再把该涉台议题炒作成国际关注的话题,从而向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施压,为台湾“发声”。当这些“发声”引起国际舆论关注后,民进党马上就将这种所谓“国际舆论”引入岛内,将“外宣”变成“内宣”。

特点之二,就是由台湾“立法院”的“立委”、台湾“国安”系统外围组织或一些商务机构通过掮客、公关公司以及台商牵线,与外国反华议员建立关系。邀请外国国会议员与台湾“立法院”的“立委”互访。然后,民进党当局把这些交往放给特定媒体,将“外宣”自然转化为“内宣”,从而神话成台湾和民进党当局在“外交上取得大突破”。

民进党收买反华议员,主要集中在三大板块,一是亚洲,二是欧洲,三是美国。

在日本国会,比较活跃的亲台议员团体主要有“自民党·日台友好议员联盟”“21世纪委员会”“日台友好恳谈会”。这些亲台议员经常运用在日本的影响力,替民进党当局和“台独”站台,为“台独”鼓劲儿,还经常就一些两岸敏感议题为台湾发声,甚至向国际组织施压。

台湾“国安会”人士透露,为了规避日本严格的政治献金法规,民进党当局行贿日本议员一般会绕开监督,方式主要有:一是给那些正好为某位日本议员提供资金赞助,同时又与台湾有贸易关系的日本企业提供好处。二是给予日本企业大型建设或者到日本进行投资的台湾企业一些重大工程,让他们在日本政商界发展“亲台派”。三是对日本议员变相政治捐款或提供酬谢性质的资助。民进党当局支付的捐款、资助不是直接的。比如,由日本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大量购买议员所办的募捐餐会的餐券;通过在日本活动的台资企业提供政治献金和赴台的“招待”,而且这些,台方都不索取收据,不留下证据。

在欧洲,民进党当局行贿对象主要包括欧盟议会议员和其成员各国议会议员。欧洲议会长期以来,扮演着台湾在欧洲的“最好朋友”的角色。而在欧洲议员之间存在强大的台湾游说团体,包括于1991年成立的所谓“EP-台湾友谊小组”。该小组成员遍布德国、法国、瑞典、捷克、波兰、立陶宛等多个欧盟国家。

在丹麦,还有一个亲台湾民间社会非政府组织——丹麦“台湾角”。与其他亲台湾“演员”一样,它吸引着欧洲媒体对台湾有关的问题关注。

美国国会是民进党主要收买对象,蔡英文每年“机密外交”预算的一半左右用在收买美国议员上,贿赂美国议员的大额费用主要集中在军购上,因为美国很多亲台议员背后金主就是美国军火商。

其实,民进党收买美国国会议员基本上是公开化的。早在2005年年中,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山庄报》曝光了一则丑闻:台湾招待美国议员到台湾吃喝游玩。被招待的议员们都很“亲台”,支持台湾“自决甚至独立”,曾联署提案,抨击中国大陆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

据台湾“国安会”上述人士透露,最近被中国外交部制裁的美国国会议员克鲁兹等数十位参众两院议员都与民进党当局有经济往来。这些美国议员在台湾的“糖衣炮弹”下被“洗脑”,并最终成为台在美利益的代言人,以各种方式“回馈”台湾。

“中国不统一,他们才有利可图。”作为民进党当局贿赂美国反华议员的“白手套”之一、台“国安会”外围组织台湾亚太和平基金会一位“专家”坦言,这是各国反华议员不愿意看到中国统一的主要原因,因为只有维持这种分裂的状态,民进党当局才会源源不断地给他们“进贡”,他们才会从中捞到更多的好处,“有了这些反华议员的发声才能给台湾岛内民众造出民进党‘外交无敌’假象,这样的素材,才有利于蔡英文把‘外宣’转成‘内宣’,为自己‘吸粉’。”

套路二:

收买海外智库等学术机构和学者

收买国外智库和学术机构,为台湾在国际社会“发声”,或推涉台所谓“学术报告”,是民进党当局搞“外宣”的另一常见套路。

去年3月,台湾新媒体《呷新闻》一篇题为《蔡政府年撒破千万,华府智库“2049计划”成最大捐助者》,突然引爆蔡英文上台以来收买美国智库,为其执政造势和影响美国政府对台政策的丑闻。

3个月后的6月17日,“美国瞭望”(The American Prospect)网站以“台湾金援智库:无所不在却鲜为人知”为题刊文,揭露了台当局向5家美国智库提供资金,促使其发表政策文件,敦促美国政府与台当局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文章更指出,“华盛顿的研究人员每年从台当局那里获得五六位数(美元)的收入,但在撰写美台政策时,却掩盖了这种利益关系。”

“美国瞭望”这篇文章的作者伊莱·克利夫顿(Eli Clifton),是美国智库昆西治国方略研究所民主外交政策项目研究总监,也是一名调查记者,致力于研究政治和美国外交政策中的资金。

伊莱·克利夫顿调查指出,华盛顿5家最知名的智库——布鲁斯金学会、美国进步中心、新美国安全中心、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和哈德逊研究所,一直在发表政策文件,敦促美国与台当局建立更紧密的关系。这些看似公正的研究机构正在推动美国扩大对台军售,然而,它们从“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获得的资金,却被“深藏”在各自的年报或网站中,未被广泛披露。

除上述5家智库外,“2049计划”智库,更是受到民进党和蔡英文小英文教基金会长期援助,金额部分属于他们的“机密”,但可以肯定的是,仅从该智库公开的数据就可以看到,其获得台湾的资金支持远高于美国。

既然是交易,那就是你掏钱我干活儿。拿到钱后,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两度在《台北时报》发文,敦促美国支持维护“美台关系”,推动“美台贸易协定”;美国进步中心在2019年9月发表一份报告,向美国决策者就“如何坚定支持台湾”提供直接建议;新美国安全中心向华盛顿提供有关报告时,敦促美国决策者优先考虑与台湾的双边投资和贸易协议;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2020年5月发表前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文章,称美国和台湾达成贸易协议能加强美国领导地位;哈德逊研究所则提议美国向台湾出售“集束炸弹或燃烧武器”,并在2020年5月撰文敦促美国承认“一个自治或独立的台湾”;“2049研究所”鼓吹美国应在台湾派驻军队。

套路三:

收买政府官员

收买在职和前政府官员,游说本国对台政策成为蔡英文“外宣”策略中的做法。

2016年底,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蔡英文通了个电话。这个通话被美媒形容为是“中美两国建交40年来最大的错误”。然而,这个美国“错误”,却被蔡英文吹成“外交重大突破”。就在通话3天后,《纽约时报》揭露了背后的肮脏交易——蔡英文通过一个叫鲍勃·多尔为的93岁高龄共和党大佬、前国会参议员促成本次通话。条件是民进党当局支付14万美元。

和收买多国反华议员一样,民进党在世界各地还收买反华政客也是从陈水扁时期全面铺开的。

2014年3月18日据路透社记者简·罗森博格报道,台湾所谓“邦交国”危地马拉前总统政要承认,自己在2000年收受了民进党当局250万美元的贿赂。

台湾“国安会”人士透露,台湾对美方政客收买方式多种多样,小到请客吃饭、邀请政客举家或结伙访台旅游,大到以军购方式做利益输送。

和其他国家比,日本是排在美国后面被民进党当局收买的国外政客第二多国家。

民进党和日本右翼势力搅和到一起,始于民进党还没建党时期,那时日本就是“台独”大本营。在日本,大部分自民党大佬和多位前首相都是民进党收买对象。诸如前首相森喜朗、菅直人等,而现任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更是蔡英文的座上宾。

套路四:

收买海外媒体登广告增加所谓“国际能见度”

“看见台湾”是民进党“外宣”的一个重要标准。近年来,民进党以此为目标,在多国媒体四处撒钱买广告,贿赂德国议员霍普特曼只是民进党买广告搞“外宣”的一个缩影。

2015年蔡英文窜访美国。在出发前,蔡英文就和吴钊燮商量,并提前和美国《华尔街日报》驻台机构沟通好,由民进党出钱在该报刊登蔡英文个人署名文章《台美关系更上一层楼》,报纸刊出时间定为蔡英文抵达美国当天。

然而,令蔡英文和吴钊燮想不到的是,《华尔街日报》并没讲信用,关键时刻该报对蔡英文敲起了竹杠。这让吴钊燮和蔡英文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华尔街日报》的迟迟不松口,让深谙“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蔡英文主动提出给该报加价。加价后,《华尔街日报》如期刊登了蔡英文的这篇文章。蔡英文后来曾自诩自己在这件事上,思想灵活,这事办得漂亮。

就在蔡英文从美国回台3天后的2015年6月12日,《时代杂志》亚洲版就刊登了以蔡英文为封面的专题报道。这让当时赴美成功、选举气势上升的蔡英文再次“吸粉”无数。蔡英文曾坦言,多年报道中,她最中意的就是这个以她为封面的报道。

然而,这个让蔡英文满意的《时代杂志》“报道”,其实是民进党花了大价钱炮制出来的一个彻头彻尾的广告,其用的是出口转内销的手段糊弄台湾选民。蔡英文为了这次“报道”,由蔡英文亲信、“文胆”——民进党副秘书长刘建忻亲自和《时代杂志》亚洲区总编辑谭崇汉、文字记者罗荷拉、摄影记者费格逊沟通了好几个月达成的协议,蔡英文有一个要求,就是用什么样的封面照才能达到“抢眼”。

国际社会普遍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世界上很多主要媒体一般也不会碰台湾问题,因此,蔡英文和民进党当局只好转战一些国家的小媒体。

前段时间,台湾驻泰国办事处居然在一家经常刊登花边新闻的当地小报上,把蔡英文与台湾抗疫结合起来,将其吹成“亚洲杰出女性”。这个被人嗤之以鼻的“报道”,在经过岛内绿营媒体放大和炒作后,果然成了民进党麻醉民众的“外宣”。

靠钱买不到真朋友

民进党上台短短几年,钱花了不少,“外宣”的直接结果是蔡英文和民进党获益,倒霉的是台湾老百姓。

不过,民进党当局通过收买各式反华势力越来越多,但世界上奉行一个中国的声音越来越强。短短几年,台湾本就所剩无几的所谓“邦交国”一连失去了7个,其在世界多地的“代表处”被要求更名,“外交”、领事车牌被收回……

从“金援外交”,到花钱收买国际各式各样的反华势力,民进党当局这些年花巨资行贿让岛内民众成了“冤大头”,结果是民进党给自己拉选票,为“台独”背书。不过,实践却一再证明,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台独”在国际社会也是不得人心的,民进党花多少钱都改变不了被利用的命运。

作者 hh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