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算是蔡老师的学生。2020年春天,因为疫情被困家中,在日日捧着手机刷感染人数的日子里,我报名了蔡老师的“古文九十九”。于是,每天午饭后,在卧室洒满明亮亮的阳光的时候,我就会坐在书桌前听蔡老师讲古文。

这原本是蔡老师为孩子做的课,我自觉古文功底太差,想跟着补补课。但我听着听着,女儿游游就凑过来了。不但和我一起听,还拿了个本子,写写画画地做笔记,记下了庄子和惠子如何抬杠,记下了“自拔快刀,切绿沉西瓜”的痛快,记下了陶渊明的“欣然忘食”,也记下了张岱“之人耶有用没用”的意味深长

一直以来,对所有冠以“课”之名的内容,游游的第一反应都是拒绝。只有蔡老师的课,她不反感。这大概是因为再早前,她听过蔡老师讲“小学生涯必须知道的七件事儿”。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蔡老师解说“孩子为什么要上学”,“为什么要回家写作业”,“如何交朋友”……的温和的声音,成为我们开车带游游出门时,她指定的路上节目。有些段落,游游反复听过很多遍,每次听,都拊掌大乐。

我特别佩服蔡老师的一点就是,他为孩子做的事总能完美对接孩子的世界。之所以如此,我想是因为,蔡老师“懂得”。

他懂得孩子,懂得他们的顽皮与好奇,也懂得他们的烦恼与困苦。是的,困苦。蔡老师说:“大家常说童年无忧无虑,我却说这个说法是错的,童年的艰难远超我们的想象。”而我很喜欢的一位儿童心理学家,也在他的书里这样写——

“成人总认为,‘童年’就应该满是快乐和幸福。然而我们搞错了(或者忘记了),真正的童年是各种元素的混合,不仅有好奇、兴奋和幻想,而且还有恐惧、愤怒和悲伤。”

因为懂得童年之艰,蔡老师对孩子,始终待之以最大的温柔。这种温柔不是空洞的碎碎念,而是实实在在为儿童着想的努力。我一直关注蔡老师这年做的游学和营队活动,看他带孩子们去潜水,去滑雪,去漂流,在山顶读诗,在星空下听民谣。他真的是拼尽全力,为孩子们创造并坚守一个神采飞扬的,可以活泼泼自由生长的童年。

为守护童年,蔡老师做的另一件重要的事是——在家庭教育领域持续不断地思考,并与家长们恳切地对话。他定位自己是“儿童服务者”,但是他说:“在每一个儿童身上,我却分明看到了他们背后站着的父母和家庭。”

没有人会质疑父母与家庭在个人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性。但我们这些父母多数会面临这样两个难题:

其一,过往复杂难言,我们多多少少都受过家庭的伤,却不知道(甚至并没有意识到)如何能打破循环,避免在孩子身上重复同样的伤害。

其二,未来变化难测,我们如何以今日有限的经验,为孩子装备适应未来的“武器”?

对此,蔡老师的回答是:“我们要重视家庭教育。而家庭教育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自我的本分。”

父母的本分是什么?

其一是父母要给予孩子足够的爱、无差别的爱,其二是让孩子顺着自己的本性成长。

做到这一点,其实特别不容易。心理学上讲,人的焦虑往往来源于“失控”。让孩子顺着自己的本性成长,是放手,也是“失控”,往往会引发父母巨大的焦虑。怎么办?蔡老师对“我们现在如何做父母?”的思考,都指向父母的自我成长。

他自己就在身体力行这样的成长。蔡老师说:“因为成了父亲,我前所未有地明白了生命的真谛,拓展了生命的宽度。”他将自己在这个过程中的所思所得,诚恳地摊开来,与更多父母分享。

我就是这种分享的受益者。

我是个妈妈。早在成为妈妈之前很多年,我一直在育儿媒体工作,读过非常多养育类的书籍,接触过各种各样的育儿理论。即便如此,当得知自己怀孕时,仍张皇失措,在笔记里写道:“像我这样一个稀里糊涂、生活能力差、内心脆弱、对未来从来没有规划的人,怎么有能力为另一个人负责?”

而在蔡老师的书里我读到:

“我们这些带伤的成年人,用什么疗愈自己?用阅读,用反思,用自我追寻……因为育儿,我看到了那个本来在幽暗深处的自己,那个胆小、羞怯、自卑、伤痕累累的孩子。因为当了父亲,我突然就有能力看到自己了,也有力量安慰自己,并且反思、克服自己的弱点,努力将一个更加阳光、开朗、平等、自由的家庭,给予孩子。”

在养育女儿的过程中,我一路跌跌撞撞,时常忧心忡忡。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会想:“我是走在对的路上吗?”

蔡老师说:“那些懂得自我认识,能够自我反思的父母,大多数都是有益的父母吧。理解了孩子,便理解了自我;理解了自我,有助于我们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成年人,从而才有可能将更好的世界呈现给孩子们。”

这样的文字,为我,我相信也能为很多父母驱散焦灼,寻回力量,成长的力量。

说到底,我们能努力掌控的,只有自己。面对“如何做父母”这个难题,需要低头思考的其实是——我该如何做自己?我想怎样过生活?

作者 hh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