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王诜的历史和他的画派

王诜,字晋卿,太原人。大约生在北宋嘉祐到宣和的时代。他娶了英宗女儿魏国大长公主,做了驸马都尉、利州防御使等官,死后赠昭化军节度使,予谥荣安。他和苏轼、米芾都是好朋友,对于诗词书画无所不能。他家有宝绘堂,收藏有很多的古代法书和名画。

他的画学李成,他画山水的皴法是用“刮铁”和“卷云”两种皴法,很适宜于画北方的山水。换句话说,也就因为他看惯了北方的山水,所以才创作出来这种风格和这种皴法的绘画。

他喜爱画枯树和寒林雪景,但是偶然画一幅金碧楼台的山水,又是格外的工整,格外的绚丽和古雅,同唐朝的李思训父子很相似。这是因为他收藏很多古代名画,所见所闻自然就丰富起来,再加上他细心体验生活,忠实于创作,所以就很容易将现实的景物和传统的技巧结合起来,达到了笔墨上的成熟运用和风格上的多种多样化。

北宋时代是中国绘画的鼎盛时代,一时名手真是人才辈出。晋卿独能自树一帜,成为一个继往开来的开派画家,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和他的技术修养、性情笃好,以及他严肃与忠实的创作态度是分不开的。

二、《石渠宝笈》所载王诜的四卷画

《宣和画谱》所载王诜作品很多,经过历代的变乱,有许多作品都散失了。到了清朝乾隆时代,在《石渠宝笈》记载内府收藏书画中,晋卿作品还有四件。第一件就是《渔村小雪》卷,另外一件是《梦游瀛山》卷,还有两件都是《烟江叠嶂》卷。一卷《烟江叠嶂》是有苏轼题诗的,明朝王世贞跋上说“画与景小有抵牾”,也就是说这一卷画不是《烟江叠嶂》图的风景,可能苏轼题诗是真的,画是配上的,不是原来的。但是这一件不是原来的《烟江叠嶂》图,今天已然看不见了,恐怕在乾隆以后就遗失了。还有一件《烟江叠嶂》图卷,没有苏轼题诗,就是以前存在张伯驹先生家,现归华东文管会,是故宫已佚,而在东北发现的画件之一的那卷《烟江叠嶂》图了。据伯驹谈,这卷是晋卿真迹,而苏轼题诗却被好事者放在那卷《烟江叠嶂》图上去了。《梦游瀛山》图卷始终藏在故宫,未到东北,但是在古物南迁的时候,它也南迁了。据闻晋卿这卷画是写梦境,和《渔村小雪》、《烟江叠嶂》两图在形式和风格上皆有不同。可见晋卿作画变化很多,绝不是保持着一种画派的画家所能办得到的。

三、《渔村小雪》卷的介绍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渔村小雪》卷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刻画谨严,笔墨精练,气象浑成,韵致深远。不但是晋卿本人的典型作品,就是宋朝一代的画家,像这类的作品也是不多的。

此卷高44.4公分,长219.7公分,绢丝细密,虽经九百年,还同新的一样。起首崇山峻岭,峭壁寒林,用笔坚利,渲染深厚,使人开卷一看,就有惊心动魄之感。处处是笔墨,处处是传统的技巧,处处是真实的风景。石壁的下边有渔船数只,钓鱼的,收网的,各人有各人的动态,布置自然,绝不雷同,纯粹是从生活中体验得来,不是专凭臆造所能画得好的。尤其是在网内用墨点出小鱼一条,活脱脱的好像要跳出网外,真是神妙到了极点。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前边画的几间茅屋,并有渔民的村庄。在那港汊分歧、烟波浩渺的地方,前后均画有水鸟飞翔,中间画长松两株,喷泉数道,老树苍藤,行人童子,全都非常真实。远处沙岸上面,两山缺口中间画一城关,格外给人以咫尺千里的感觉。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我记得三十年前曾经看见过郭熙画的《早春图》和许道宁画的高头《渔父图》卷,他们两个人都是北宋时代人,都是学李成的,所以同晋卿这卷《渔村小雪》图有很多相近的地方。但是晋卿这卷画在一片渔村之中,刻画“小雪”的“小”字,尤其表现出热爱自然和忠实于创作的态度。他画人物和树身略微用些淡赭,他画天空和溪流,淡淡的用些苦绿,他画树梢和山顶,又薄薄的用些白粉,并且在天空上面用弹粉方法表现雪花的飞舞,可是河水并未冻结,树叶也没全落,所以渔人正忙于捕鱼,行人亦未绝于道路,虽然寒气凛冽,而积雪不多,水鸟尚在翱态,河边枯柳枝头和芦苇叶上都用金勾现出日光隐隐,微露欲晴的状态,皆是作者对小雪中的渔村景物有深刻的体会,才有这些个具体的表现方法。

四、关于《渔村小雪》卷的题跋和著录

这卷画在宣和时代已进入内府,可能是宋赵佶(徽宗)命他画的,也可能是晋卿画好了之后献给赵佶的。从画中的景物和赵佶的标题看来,不但完全符合,而且是神妙之品,这是可以理解的。

《宣和画谱》著录的名画差不多都有赵佶的标题,《渔村小雪》卷的标题尤其写得好,共计是“王诜渔村小雪”六个字,因为年久保存上的关系,“王”字就剩下末笔的少许,“诜”字的“言”字旁也略有损坏,“渔村小雪”四个字却是完整无缺的。他写的字名叫“瘦金体”,秀劲潇洒,是他独自创造出来的一种风格。这卷画在画身前后还保持着宋朝时代的原装,前段隔水绫上有赵佶的御书瓢印,字迹已然漫漶,又有他的“政和”、“宣和”及双螭方印,分别印在前后隔水绫上。另外,清朝的弘历(高宗)也在画卷本身及卷末的骑缝上和后边的宋代镜面笺上题了三段,前后两段都是步苏东坡《题烟江叠嶂图》的原韵,中间一段写的是“内府所藏王诜四卷中此为第一”。他这话是将《渔村小雪》卷和两卷《烟江叠嶂》,一卷《梦游瀛山》合在一起加以评定的,同时也著录在《石渠宝笈》了。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卷中题跋还有宋荦、年羹尧两段,皆在乾隆以前。乾隆时代还有蒋溥、刘统勋、汪由敦、裘曰修、刘纶、观保、彭启丰、于敏中、董邦达、金德瑛、王际华、钱汝诚等十二个人步苏东坡《题烟江叠嶂图》的原韵,题诗在卷尾纸上。

五、《渔村小雪》卷的流传经过

《渔村小雪》卷自宣和时代进入御府,历经元代直到明朝末年才出现在庙肆。吴子敏一见惊为奇迹,著录在《大观录》。后来归了戴岩荦,最后归了画家王石谷。据宋荦的题跋说,石谷将这卷看作枕中秘,出入自随,康熙庚辰年,石谷回虞山,路过商丘,才给他看的。宋荦在当时负有精于鉴别的盛名,石谷将这卷画给他看,请他题,是很自然的。石谷之后又归了年羹尧,年羹尧获罪籍没,其又进了清代的内府。故宫博物院出版的《故宫已佚书画目录》载有此卷。1946年以后流落在长春市上,由北京商人收买回来,我是在1950年购得的。郑振铎副部长借去在太和殿展览,并影印于《伟大的艺术传统图录》之内。1956年,荣宝斋又借摹木刻,准备印行以广流传。今《中国画》杂志创刊号影印与广大群众见面,真是空前没有的盛事,也是晋卿在九百年前所没有想到的事。

五、对于《渔村小雪》卷错误记载的分析

吴子敏《大观录》记载说王诜“渔村小雪图”七字为宋徽宗标题,实际上没有“图”字,只有六个字,子敏当时没有弄清,致有误记。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渔村小雪图》卷 (局部) 北宋 王诜

绢本设色 44.5cm×219.5cm 故宫博物院藏

裘曰修步东坡韵诗题于卷尾云“帧前七字尚宛尔,双螭圆印红娟娟”,他也没有细看,误以为七个字。宣和所藏法书标题之后,必盖双螭圆印,这在许多的真迹和法帖上可以看得到的。至于宣和所藏名画,在标题之后则必盖以双螭方印,例如在《宣和画谱》著录的隋展子虔《游春图》,唐孙位《高逸图》等,都有赵佶标题,盖的全都是双螭方印,《渔村小雪》盖的也是方印,可见赵佶是用方、圆二印来分别书画的。曰修没有细心考查,粗枝大叶误“方”为“圆”,不但见之诗篇,而且题在卷后,在那个帝制的时代封建王朝,又是奉皇帝制命题的诗,居然接连着搞错,没有发觉,也没有人给揭发出来,真是一件可笑的事。那么后来的人只知有双螭圆印,不知有双螭方印,想象中以为七字标题,实际上是没有“图”字的,就更无足怪了。我所以将它详细地分析出来,既可以看见鉴别和著述的困难,也可以免掉将来的混淆不清,贻误后学。

另外,《盛京故宫书画录》也载有王诜《渔村小雪》一卷无赵佶标题,无“政和”、“宣和”诸印,有赵孟頫题诗,也没说它是《渔村小雪》,惟宋克一跋说这就是晋卿的《渔村小雪》卷,不知道他有什么根据。又有文徴明一跋说卷上有“徽宗标题及宣和诸玺,亦内府物,至元代而散落人间”。他的话很模糊,好似宋徽宗的标题及“宣和”诸玺皆经散落遗失。他又说这画绝类右丞,又似李云麾父子,细玩以上的跋语,乃是别有一画,因为他画的工细似右丞,又似李思训父子,就疑惑它是晋卿的《渔村小雪》。又因为晋卿这卷画载在《宣和画谱》,就又联想到赵佶的标题和玺印的散落遗失,实际上他不知道晋卿《渔村小雪》的真迹还在人间,更没有想到《渔村小雪》的风格和形式完全属于李成的一派,而不是李思训父子的一派,这更足以说明鉴别上的困难了。这卷画未入《石渠宝笈》,久藏沈阳的故宫,后来移交给古物陈列所,现在不知何处去了。

作者 hh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